高考移民背后衡水中学10省开18家分校曾因违规招生被罚

时间:2019-05-17 08:14 点击:

  衡水中学,这座应试教育背景下的最强“高考工厂”,依靠自己的实力与名声孕育出了多种盈利模式,正在源源不断地为衡水中学输送着实打实的利益。

  五一节前夕,深圳爆出高考移民风波:有家长发现部分即将参加广东省高考的学生,虽然名义上来自深圳富源学校,但其实在过去三年里均疑似在河北衡水中学学习。家长们认为,这些学生的成绩优异,很有可能会占用了高校在广东省的招生名额。

  如今半个月过去,深圳市教育局也公布了调查结果。据调查,深圳市富源学校2019年高考报名考生中,有32名考生属“高考移民”。对此,深圳市教育局将取消这些考生在深圳市的高考报名资格,核减富源学校2019年高中招生计划的50%。

  尽管衡水一中以及衡水教育局方面仍未表态,但此前已证实富源学校进入此次“二模”前100名的学生中,有10余名学生均从河北衡水第一中学(注:高中)转入。

  所谓的“衡水中学”其实指代的是公立学校衡水中学和民办学校衡水一中的合体,当地人则往往把衡水一中称为“南校区”,并不加以区分。2014年,河北泰华地产集团出资,与衡水中学联手成立了新的衡水一中,并与当年8月正式投入使用,两校之间教师互通,且均由张文茂担任校长。

  有毕业生回忆,直到毕业他都不知道“南校区”原来是民办的,但是有企业投资后,确实很大程度上即时缓解了学校教室等资源紧缺的问题。

  也是从2014年开始,衡水中学开始在全国多个成立衡水中学分校,输出“衡水模式”。这些分校往往与当地民办学校合作,学费高达数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衡水中学在国内10个省份开设至少18所分校,遍布昆明、遂宁、张家口、南昌、合肥、邯郸、石河子等地。

  此前有消息称,目前许多衡水中学地方分校的尖子生会选择在高一高二时在分校就读,等到高三冲刺的时候,交给河北衡水中学30000多元的费用,就可以让衡水中学“代培”,从而获得更好的成绩。

  《财经天下》周刊于5月15日下午致电衡水中学合肥分校和遂宁分校询问时,两所学校的招生办负责人均表示,如果学生足够优秀,就可以从高一起赴河北本校学习三年,学籍挂靠合肥和遂宁分校,最终仍参加安徽和四川的高考。而要达到所谓“足够优秀”的水平,需要在全年级7、800百人中至少排名前5。

  另外,衡水中学遂宁分校的负责人表示,如果学生有资格前往河北衡水中学学习,学校可以免除所有学费。而合肥分校的负责人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在该校就读每年需缴纳1.8万元的学费,不包括伙食、住宿等其他费用。

  除了尖子生“代培”外,两所分校负责人均表示,没有与河北衡水中学本部有其他的任何形式的合作。

  《财经天下》周刊也通过电话咨询了此次高考移民事件中的深圳富源学校,该校负责人表示,与河北衡水中学之间的合作仅限于教师之间的交流。“(我们的学生)不可能去衡水中学上学的,你要去上学就直接报考衡水中学”,负责人回应称。

  针对安徽四川两所分校所描述的合作模式的合法性,《财经天下》周刊咨询了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的钟兰安律师。他认为由于我国教育资源和经济发展水平存在非常巨大的差距,各地制定的异地高考政策并不相同,但是总体上都会要求在高考所在地有实际的学习经历,方有资格参加异地高考。衡水中学的政策,显然规避了这个基本要求,在学籍和学生分离的情况下参加高考,违反了异地高考政策的基本精神,造成了不公平的竞争,应当受到制止。

  《新京报》也在报道中指出,在此次广东省高考移民事件中,如果学生学籍在外省且拥有完整的高中学籍,只要户籍在广东,就可以回到广东省参加高考。该政策的本意是给有本省户籍但随父母在外省生活的学生创造便利,但却被一些学校利用来运作代培模式。

  可是无论对于衡水中学本部还是地方分校来说,他们都无法舍弃这种双赢的模式:本部可以从中获得直接的经济收益,而地方分校则可以移花接木,将在本部接受教育的优秀的考生变成自己招生的招牌,帮助自己提升知名度扩大招生规模。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2016年高考四川遂宁市高中理科应届生前10名中,遂宁衡中占3人,包揽市直属学校理科前三;当地市直属理科前10名中,遂宁衡中则占到7人。

  除了开办分校,《财经天下》周刊还了解到,衡水中学每年会出现不少异地高考生。某2018届毕业生回忆,当时班上有的同学属于借读,“也就是说学籍不在衡水也没有办理有关方面的申请。”这些学生会在高考前一段时间返回家乡备考,尽管是按照河北(全国一卷)的考法复习,但最终高考考的是其他地区的试卷。

  有毕业生介绍,自己属于天津户口且中考后被天津的高中录取,但是中途来到河北衡水中学借读,最终参加的仍然是天津市高考。高考前一到两个月,这位同学就会和其他的天津考生搬到学校组织的“天津班”里,专门练习天津的试题。据《财经天下》周刊了解,在异地高考的考生中,最终参加天津市的高考的比例非常高。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河北省高考考生人数达48.6万,本科第一批录取率为10.43%,而同年天津市高考报考人数为5.5万,本科第一批录取率则达到了33.04%。

  对此,钟兰安表示,异地高考一般需要完整的高中学籍。如果借读的考生条件符合当年参加高考省份的异地高考政策,就不构成违法。

  名正言顺地接受“高质量”的教育,又可以回避激烈的竞争,这种高考移民模式似乎看起来更加诱人。不过,据参加异地高考的考生透露,他们每年的学费较高,约为3万元,而参加河北省高考的河北本地学生仅需缴纳1万元左右的学费。

  但是也有网友称,“衡中模式”的成功离不开衡水中学对生源的严格把控,一味模仿管理模式并不可行。据衡水中学毕业生回忆,衡水中学每年都会在河北省各地市区按比例招生,学生需在高考前参加衡水中学组织的提前“模拟考试”,并在最终的中考中成绩优异,方能被衡水中学录取。

  有来自廊坊的毕业生透露,他当年的中考成绩在区里并不算差,分数也达到了要求,但是由于没有参加“模拟考试”,因此只能“托关系”才能被衡水中学录取。

  这种“割韭菜”的行为遭到了河北省内其他地区的抵制。2017年,河北省教育厅也曾针对衡水中学、衡水一中违规办学招生情况提出8条整改意见,要求其控制办学规模、规范招生行为。

  随后,廊坊市教育局发布了《关于限制衡水民办普通高中在我市招生的公告》。公告显示,因“在廊坊招生计划极不严肃,随意更改”,存在“不以中考成绩为依据招生,中考前违规提前招生,公立私立学校混合招生,采取不正当手段招揽生源”等问题,廊坊市教育局决定对衡水域内民办高中在廊坊2017年的招生予以限制。